当前位置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颜强专栏:超级跑道超级成绩

时间: 2024-03-15 14:28:35 |   作者: 行业新闻


  苏炳添让所有亚洲人骄傲的百米9.83秒、挪威飞人瓦尔霍姆400米栏的45.94秒,女百米飞人伊莱恩·汤普森卫冕成绩的10.61秒、女子三级跳拉霍斯的15.67米……一连串的径赛成绩,在东京国立竞技场诞生。各种奥运新纪录(OR)和个人最好成绩(PB)更是在奥运径赛里不断出现,不仅是各项决赛,各项半决赛乃至预赛里,都不罕见。

  因为这里有一条超级跑道。为夏奥会服务了11届的意大利机构Mondo,正是这条号称有“蹦床效果”的跑道的制造商,“踏上这条跑道,你可以感觉到那种弹性。”一位女飞人如是说。

  为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,提供速度最快的跑道,这是制造商的传播口径,只是这条超级跑道上刷新的各种成绩,有些耸人听闻。女子百米飞人决赛,有6人跑进11秒大关。男子百米飞人半决赛,苏炳添刷新了不可思议的亚洲纪录,之后决赛夺冠的意大利人雅各布斯,成绩是9.80米,而他直到2018年,都是以跳远为主项。

  Mondo对这条跑道无比自豪,隈研吾为翻修的东京国立竞技场增加了现代科技与自然结合的元素,不过对这里竞技的运动员来说,运动场的外观一点都不重要,怎么来实现成绩突破至关重要。

  运动场设计者和制造商,用了3年时间来重新设计运动场跑道,尝试各种不一样的材质和铺设结构,使用很多类型的橡胶颗粒,设计和施工全套工艺流程中,还邀请了大量专业运动员来进行测试。

  最终定稿生产,是在意大利都灵不远的阿尔巴厂房里,将三种不一样的尺寸的橡胶颗粒,纳入到跑道构成中。这条跑道厚度只有14毫米,却包含三层结构,对于“减震”、“能量返还”等,都具备了蹦床的效应。跑道底层是六角形设计结构,能吸收部分空气,这就能对减震和能量返还提供帮助。

  Mondo在里约奥运会设计的跑道定名为WS,东京这一条则是WSTY。制造商用为F1赛车制造轮胎,来类比跑道制造。

  女子400米栏高手西德尼·麦克劳克林就说:“这种弹跳很舒适,许多跑道吸收能量,但这条跑道能将吸收的力量再返还出来。”

  田径运动久为禁药所困,新纪录频发,当然会迎来怀疑眼光,不过跑道制造商的说法,则是超级跑道的科技属性、“超级跑鞋”以及东京高温炎热,都对成绩刷新提供了帮助。

  这条造价150万美元的跑道,用制造商的说法,能为运动员提供“2%的助力”,具体算法如何,不得而知。不过像瓦尔霍姆、以及许多百米两百米高手,都表达了在这条跑道上自己跑得“很难来想象的快”。

  然而也有运动员表示质疑:这样一条超级跑道,为运动员提供的助力,是过往在其他跑道训练没办法得到的。法国飞人吉米·维科就觉得这种跑道有些危险,容易形成肌肉受伤,还有非常多运动员认为,缺乏在这种跑道上的训练,让自己的发挥受到了影响、增大了肌肉疲劳度,尤其是第二天的恢复。

  这条跑道上因为各种肌肉拉伤、软组织伤而退赛的运动员,绝不是小的数字。这一切是否和跑道相关,还有待进一步研究。然而在奥运进行时,新的纪录总会吸引绝大部分视线。

  和超级跑鞋一样,超级跑道增加过多科技主力,来提高成绩,是不是满足公平竞争,慢慢的变成了了一个话题。九十年代的短跑“阿甘”迈克尔·约翰逊就表示说,他在自己的研究室,测试过这种Mondo跑道,确认这种跑道阻力更小、又有着足够的摩擦力。然而这种科技助力,是不是满足公平竞争,却是值得辩论的另一个话题。